柒和

写给Again和一点小感想

你好哇,笙
昨天从《可是布莱斯又做错了什么》这篇发现了你的主页,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地刷起了Again,几度想刹车还是忍不住修了仙,看到一百零七章,攒了点小小的感想,忍不住想说一说。
重生在HP众多同人,尤其是原著倾向的文中是涉及得比较多的题材。罗琳创造出的世界精妙奇幻,而故事却有那么多的伤痕和遗憾。于是就有了许多许多重新叙述的故事,许多许多带着私心、希望与祝愿的平行世界——假如霍格沃茨大战后莱姆斯和唐克斯安然无恙,他们会和泰迪成为什么样的一家人?假如乔治没有得到讲那个“洞听”的冷笑话的机会,假如弗雷德和他相伴到了真正看到彼此白发苍苍的模样时,他们会说什么呢?假如小天狼星成功与凤凰社冲出了重围,假若他一直能是哈利随时可以去往的避风港,假如他能站在教子的婚礼上亲眼看着他希冀的、羞涩的、带着掩饰不住的紧张和幸福的绿眼睛,他会僵硬却笃定有力地给哈利一个拥抱吗?假如,假如德拉科和哈利初遇的时候,幸运地跨过了观念隔阂误会的阻隔,他们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开始呢?假如哈利握住了那只伸向他的、看似平静随意实则暗藏不确定与翼翼小心的手,多年夙愿实现的冲击下的德拉科,会在一个小男孩矜持与自尊允许的范围内强行镇定地做什么呢?为拥有了新的朋友而兴奋与喜悦的哈利,也许注意不到他烧红的耳尖吧?
看过HP,有这样愿望的人,想必不在少数。但也如前所说,再创作的过程里,必然参杂着创造者的希冀、愿望——以及私心。而且不可避免地受到能力与认知的限制。
再创作并不是简单的事情,尤其是原著设定。在原本世界架构下展开自己的故事,正如许多人所言,是“带着镣铐起舞”。自己的想法喜好是方向也是利刃,随时可能在人物、世界设定与故事上落下划痕。而这雕琢与破坏之间的把握与控制,也还在创作者本身,在其心、智与能力。最明显的,也是老生常谈的,ooc问题。喜好带来私心,私心导致偏爱,偏爱下的创作方向本就难以把控,若没有相应的能力驾驭,接下来的发展就很一言难尽了。
当然,不同的故事线不可避免地会带来ooc,况且创作者书写的是自己理解下的角色,这就是说,人物形象一定程度上是个见仁见智的事。一要在原著形象下把握好度不出现大断层,二来就看读者的接受度了。反过来说,作为读者,阅读时能通过创作者笔下的人物,来看到创作者如何看待这个人物,倾注了什么样的感情和观点;通过笔下的故事,看到创作者如何看待这个世界,甚至看到创造者本身——至少是某一部分。

许多故事里,我看到作者对某个人物或者某些人物的喜爱。创造者描摹一个眼神,一个微笑,赋予他们荣光及与之相配的资本,给予他们原本错过的温馨时光。许多故事里,我看到作者抹去缺憾的愿景。他们设置转折,解除误会,改写血色掩盖的未来,把那些珍贵的、亲爱的人留下来。许多故事里,我看到作者弥合伤痕的愿望,逝者仍逝,但是活下来的人找到了自己的路,终于可以坚定地牵起彼此的手。
我在Again这个故事里,也看到了这些,而且看到了更多。
Again是一个非常,非常温柔的故事,一个非常温柔的世界。这是我目前所能想到的最合适的形容。
一个非常温柔的起点,虽然仍有伤痛的过去——哈利得到了,失去了,错过了——但是最终也是最初,他失而复得,并且能守护下去。
故事的展开是温柔的,相似的道路,经历却远远不同——哈利拥有了德拉科,德拉科也拥有了他。故事温柔到一丁点起伏就让我心惊胆战,比如尖叫棚屋小矮星(差点)跑掉那里,一度让我感觉自己即将被剧情危机暗伏的可能按在地上摩擦。但故事又温柔到,在这同时就给了我一种矛盾又笃定的心安,仿佛能从什么地方确信一定不会有事,一切会走向他们预定的光明。
这种感觉用“治愈”也许也能描述一二,但就我来说还是“温柔”更加合适。这种感触是来自方方面面的,在不经意的一个角落,或者一句小小的话。
三强争霸赛第二关,哈利的“宝物”有十一个那么多呢——我当然知道有德拉科,有罗恩赫敏莱姆斯小天狼星——可是
——“多比是哈利·波特的宝物之一!”
猛然看到这句,感觉真是非常可爱了。
八人一家养小精灵吵吵嚷嚷的场面应该是混乱多过滑稽,然而我仍然感觉到那种缓慢的流溢的温柔。对哈利而言,失而复得的怎能不是宝物?对德拉科而言,哈利又如何不是他的失而复得?而对多比来说,对斯内普来说,对邓布利多来说,对他们所有人来说,这是多么重要的、也许泛着丝丝甜意的认知。
多比是哈利·波特的宝物。
你们是哈利·波特的宝物。

好吧,突然感觉自己是个滤镜选手,Again就让我读出了失而复得……
有些别的部分,像佩妮姨妈的复杂心理和行为,还有一些周边设定的梗,读起来是有些惊喜的。人物的立体刻画和探讨自不必说,一些设定和原句的出现确实是很有趣的。
本来打算再详细说说人物,组织了一下语言感觉表达不对,就试着总括地说一下。Again的人物让我感觉到了一种雕琢后的精致流畅。德拉科和哈利是我理想的德哈了,他们跌跌撞撞磨砺过一次,终于能从握手到牵手再到携手并肩。(当然得说考虑到年龄操作剧情中有时候仿佛感觉不到他们成过年……)联谊八人组的其他男孩女孩,老实说,可能是篇幅问题,集体出现的时候偶尔会感觉脸谱化。但我依旧感觉到很多地方塑造的用心,像罗恩的一些成长性的不同。我用雕琢并非是形容工于形迹,而是表达一种人物在更多的契机下会成长表现得更好的塑造。emm,换句话说是一种创造者愿意好好对待自己笔下角色的感情,或者说爱。这也是我想说的那种温柔。
HP比较圆满的故事很多人都想讲述,但要写好并不容易。很久没看德哈的长篇,偶然发现这个故事,算是个惊喜吧。
很喜欢Again这个故事,非常感谢给我们带来这个温柔的故事的你。
祝好´◡`

ps.还没追上进度就一时冲动开始了头,又断断续续写了一天,和阅读时间有间隔,而且夹带大量私货,有bug笙请尽情地反驳或者无视……
以及之前阅读的时候不清楚笙介不介意被日lof就没敢一下子点很多红心_(:з」∠)_不介意的话我就来一波了,能给这个故事的实在有限……
毕竟这个故事和故事里的他们,有那——么好

偷偷@The Second Second